日本经济重回增长 连续自然灾害及贸易摩擦影响下长期增长或放缓

来源:腾讯-腾讯财经-滚动新闻-财经 阅读数:76 日期:2018-09-12

 

□记者 周武英 综合报道

日本政府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日本经济折合成年率增长3.0%,增幅高于预期值的2.6%,也高于1.9%的初步估计,增长率自2016年1至3月以来,时隔9个季度首次超过年率3%,显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已重回增长轨道。但分析人士认为,连续的自然灾害以及贸易摩擦影响或使未来经济增速有所放缓。

 

内需拉动经济

今年一季度,日本GDP环比下滑0.2%,出现了负增长,结束了28年来最长一轮连增趋势。在经历了今年一季度短暂的经济衰退后,日本二季度GDP终值显示其经济再度回升。GDP的修正值增长0.7%,按年率计算也增长了2.8%。名义增速也比速报值的年率增长1.7%大幅上调,创出2017年7至9月(增长3.2%)以来的最高水平。资本支出上升、国内需求的增长,成为日本经济重拾涨势的重要推动因素。

尽管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和一系列自然灾害,加剧了人们对本季经济增长的担忧,但占GDP比重60%的私人消费较上季上升0.7%,从2018年1至3月的下降0.2%重回正增长。其中,汽车起到拉动作用,餐饮服务也对经济增速上调做出小幅贡献。国内需求为GDP贡献了0.9个百分点,呈现出由内需主导的经济增长。内需环比增长率创出2015年1至3月以来,时隔13个季度的新高。分项目看,日本二季度的国内需求增长达到0.9%,高于GDP增速0.7%;其中,个人需求增速更是高达1.1%,为二季度经济重回增长的关键。而个人消费支出和家庭消费支出的增速均为0.7%,与GDP终值一致。

企业在劳动力严重短缺的情况下支出超预期,使得二季度经济扩张速度明显快于最初预计值。资本支出增长速度超过初值,为经济带来动力。二季度资本支出占GDP比重较上季增长3.1个百分点,预期和初值分别为2.8%和1.3%,这是2015年初以来增长最快的一次。物流、化工、汽车零部件部门的投资增长也十分迅猛。

SMBC日兴证券的首席经济学家牧野淳一表示,由于劳动力短缺,企业继续对物流运作增加投资,尤其是自动分配系统。这种趋势近两年比较明显,以二季度尤为突出。安倍曾表示要将退休年龄延长到65岁,更迫使企业在自动化程度上追加投资。

 

外需压力不减

与拉动二季度经济的内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二季度出口环比增幅终值维持0.2%不变,但进口增幅终值降至0.9%,而净出口则拖累经济增长0.1个百分点。包括出口和工厂产出在内的近期一系列疲软数据,则维持了人们对日本经济实力的怀疑。

日本财务省此前公布的7月份贸易统计初值(以通关为准)显示,当月贸易收支为逆差231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5亿元),2个月来首次呈现逆差。对美国贸易收支呈现出5027亿日元顺差。美国继续在出口贸易问题上施压将使日本对外贸易承压。

最近,美国因与日本的贸易逆差问题频频施压日本。两国政府8月曾启动了新一轮部长级贸易磋商,但未能填补两国意见隔阂。除了在9月召开第二次会议外,双方还在探讨举行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与美国副总统彭斯的美日经济对话。此外两国正在协调最快于25日举行首脑会谈。

特朗普9月7日针对与日本的贸易磋商表示,“日本已认识到如果不达成(新)协议,将面临严重问题”。

特朗普还表示,在奥巴马时期,日本没有接受与美国的贸易谈判,是因为“日本认为不会遭受任何报复”。这暗示如果今后的日美谈判没有取得进展,美国将采取一些报复措施的可能性。一名白宫相关人士透露,特朗普要求日本开放汽车和农业领域。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似乎想用加征汽车关税威胁日本,要求日本与美国开展双边贸易谈判。美国在月内的贸易谈判之前显示出强硬姿态,显然意在迫使日本协助贸易逆差的削减。此前,面对要求启动FTA磋商的美国,日本则敦促其重返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为削减逆差,日本正在考虑增加购入美国的防卫装备品及液化天然气(LNG)。

 

长期增长或放缓

对于日本而言,二季度经济表现的改善应该是一种宽慰。不过,近几周洪水、台风和地震等一系列自然灾害严重影响了企业和消费者活动,生产和供应链受到影响,加剧了人们对本季度经济增长的担忧。

经济学家认为,今年二季度日本经济增速加快很难继续持续下去。《日本经济新闻》援引巴克莱经济学家的分析称,从中长期看,私人消费的下跌将区别于企业投资的表现,加上贸易紧张局势的影响,都隐现未来经济的风险所在。

野村首席日本经济学家美和卓表示,过去两年,日本经济表现良好,整体经济增长率比预期高两倍左右。主要来自于外部的驱动力,特别是中国。不过,由于全球经济前景相对暗淡,日本经济的外部需求可能会随之放缓。

日本央行政策委员片冈刚士也认为,预计全球经济扩张趋势将从明年起开始减弱,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可能对经济活动以及市场情绪产生巨大冲击。他表示,鉴于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日本经济前景存在下行风险,预计企业资本支出将放缓,不应忽视明年上调消费税对国内经济的影响。他强调,“最大的风险就是通缩长期化”,认为不应该顾及大规模货币宽松的副作用,而是应该优先摆脱通缩,进一步加码宽松。

尽管日本通缩问题并无起色,但央行对此似乎无计可施。市场人士目前认为,9月18日至19日将举行的央行政策会议将不会考虑改变7月份会议所确定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不超过0.2%的决定。近期央行无需进一步行动。

前央行官员表示,日本央行面临着没有政策选择的风险。“引导货币政策走向正常化的努力将会停滞,因为对外部需求的依赖使得经济容易受到全球衰退的影响。”

声明:本文系转载,著作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本栏目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 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如涉及 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浙金中心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logo
b1 b2 b3